發新話題
打印

北川投資數億地震遺址遭劫難 保存或消亡存爭議

北川投資數億地震遺址遭劫難 保存或消亡存爭議

編輯:周小林


       持續的大暴雨襲擊四川,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再次遭受劫難,全城被淹沒,最高水位超過7米,人們對遺址的保護產生擔憂,而同時,有關它的存亡也成為關注的熱點。有學者稱,此舉“勞民傷財”,“幾億元打了水漂”。

北川老縣城再遭劫難
       新華網消息,7月8日下午至9日早上,唐家山堰塞湖和北川老縣城降雨量高達285毫米,致使唐家山堰塞湖水位抬高8米。北川老縣城“5·12”地震遺址全面被淹,水最深處超過7米。北川大酒店遺址、遇難者公墓等重要保護地全部被洪水淹沒。
       老縣城遺址連年被淹,2011年汛期,北川大酒店遺址就被淹沒3次。而此前的劫難是在2008年9月24日,持續降雨使縣城附近多處山體產生滑坡和泥石流,老縣城遺址一半以上被掩埋,一些樓房露出地面的部分已經是幾層樓以上了。
       國土資源部地質災害防治應急專家、成都理工大學環境與土木工程學院院長許強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北川老縣城這次被洪水淹沒,是由于物源很豐富,山上的東西很多沖下來了,把河道抬升,導致洪水,要清理很難,量太大了,當時做規劃的時候沒有考慮到,到2010年發生大的泥石流之后才認識到。
       北川老縣城保護工作指揮部指揮長韓貴均昨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目前,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防洪標準已降為兩年一遇。”今年汛期結束后,唐家山堰塞湖下游(堰塞湖湖口-鄧家大橋)河段防洪治理將啟動,實現遺址保護的標本兼治。
       不過,加拿大蒙特利爾大學工學院教授、中國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嵇少丞10日發表題為《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能保存多久?》博客,他還在文章中稱,“最近這場暴雨,原要重點保護的地震遺址不見蹤影,至少幾億人民幣打了水漂。”

地震遺址存亡之辯
       北川地震遺址的保護在震后不久就提出來了,2009年,上海市支援北川國家地震遺址博物館規劃項目策劃組提交的《北川國家地震遺址博物館策劃與整體方案設計》稱,北川國家地震遺址博物館控制面積為27平方公里,整個項目投資估算約為23.45億元。
       不過,這些消息一經報道,其巨額的投資就引起很大爭議,此后方案又進行了調整。2010年,北川地震紀念館及遺址保護工程得到四川省相關部門批復,項目總投資6.7億多元。這個工程包括一座地震紀念館、一個地震遺址保護區。
       其中,由上海同濟大學設計的名為“裂縫”的北川地震紀念館于當年12月28日開工建設,項目占地14.23萬平方米,概算總投資2.3億元。紀念館建在任家坪,不在老城區內,與北川中學融為一體,連年被洪水淹沒的是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區。
       四川省地震局高級工程師、國家“5·12”地震遺址遺跡保護建設專家組組長彭晉川對本報記者說,北川地震遺址區本身沒有花多少錢,主要是做了少量的加固和清理,總共加起來投入不會超過1億元,幾個億主要是建紀念館了。
       不過,嵇少丞在博客中稱,“在北川老縣城那樣惡劣的地形、地勢、地質條件下,如果不建成大型的地上地下排水系統,地震遺址是不可能保存的。若要花巨資建大型的地下排水系統,有那個必要嗎?與其花巨資建設與維護,不如讓其以自然的方式存在與消亡,這可能是與自然相處最合適的一種方式了。”
       彭晉川對本報記者說:“這種遺址本來就會慢慢消失,我們主要以自然保護為主,進行了必要的加固,規劃時對洪水和山地災害也做必要的防范,不過,這個廢墟無論采取什么措施,終究會消亡的。”
       “以自然保護為主,進行小的加固,第一這樣投入比較小,第二利于保持它的原貌,這樣它就有一個消亡期,這個消亡期我們很難估計,當時我們估計5~10年沒有問題,現在已經5年過去了。”彭晉川表示,“以小量的投入維持5~10年,教育的效用已經足夠發揮出來了。”
       彭晉川說:“我估計過段時間專家們就會對遺址進行評估,是不是還能做一些維修加固,可能還會做一部分投入,做一些小的維護還是有可能的,但是不會太大,大量投資就沒有必要了。”
       不過,地震遺址的建設也承擔了當地發展旅游業的愿望。除了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之外,青川東河口、汶川映秀鎮、綿竹東汽漢旺廠區、都江堰虹口深溪溝等地都建設了地震遺址、遺跡紀念地。目前,北川老縣城已接待世界各地參觀者400萬人次。2011年還曾鬧出“門票風波”。
       嵇少丞還寫道,“地震之后當地政府看到‘商機’與表現政績的‘好機會’,只用了半年多時間就建成‘東河口地震遺址公園’,內有刻字碑林,可是第二年夏天就被一場暴雨之中的泥石流毀得無影無蹤。大地震之后,地形地貌遠離平衡態,要達到新的平衡態少則幾十年,多則上千年。”

地質災害頻發
       其實,除了北川老縣城地震遺址連年遭災,其他“5·12”地震遺址也在建設維護中一直受到威脅。比如都江堰虹口深溪溝地震遺跡紀念地就遭受2010年“8·13”特大山洪和“8·19”泥石流的影響,被納入保護的12處遺跡點位遭到部分破壞。
       嵇少丞認為,如果有花巨資保存地震遺址的勁,還不如學學大禹治水,疏通湔江,這樣做可能消除北川縣等地的洪水隱患。
       韓貴均則透露,堰塞湖下游防洪綜合治理規劃已進入審批立項階段,預計今年汛期結束后實施。根據規劃,近期將進行包括老縣城段河道清淤等防洪工程,繼而還要進行老縣城防洪堤加固和應急搶險通道護岸等二期工程。
       北川地震遺址連年遭災已經凸顯出特大地震之后地質災害頻發的現狀。許強向本報記者表示,地震災區的地質災害在震后前5年處于高發階段,需要20~30年才能下降到震前水平,汶川地震后前兩年對重點地區進行了治理,但是還是不能保證不再發生,尤其是9度烈度地區還有可能產生大的災害。
      10日10時許,都江堰市中興鎮三溪村一組一處山體發生座落式特大型高位山體滑坡,導致11戶村民的房屋被毀。經初步核實,當地村民和游客已有2人遇難、21人失蹤,相關情況正在進一步核實中。
       在這一輪暴雨中,什邡市金河鎮、綿竹市清平鄉、汶川映秀鎮、雅安石棉等地已經接連發生泥石流和塌方,這些災害不僅造成交通中斷,還造成人員和財產的巨大損失。比如,最近,雅安石棉的泥石流造成9人死亡、10人失蹤。
       許強也是《汶川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地質災害防治專項規劃》編制組組長。2008年10月,國家批準了這一規劃,其中2334處較大隱患確定為工程治理。“規劃中的2300處,投資100多億元。還有一些地區沒有治理,主要是人比較少,從投資效益來看還沒來得及做。”
       許強說,地質災害防治投入很大,比如,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文家溝泥石流治理工程就花了兩億元,一般一條溝的治理就需要上億元的投入。“現在的治理還是針對有大量人口的場鎮,以及泥石流物源比較多的地方。”許強說,“我們也在向國家爭取,這是震后的后效應,不是地質災害防治專項規劃做完就能完全解決的。”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