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世界因它更美麗——中國野生地被植物一瞥

世界因它更美麗——中國野生地被植物一瞥

本文已刊發在2011年2月出版的《園林》雜志(總第226期)

撰文、攝影:周小林


(圖1 中華繡線梅)

       中國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鄉土地被植物資源,歐美對中國的地被植物資源的利用遠遠地走在我們的前面,用豐富的地被植物來美化我們的祖國應成為我們園林工作的新方向。


(圖2 千屈菜)

中國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鄉土地被植物資源
       中國是全球景觀類型、生態系統類型和生物物種最為豐富的地區之一。在植物方面,中國有高等植物30000多種,約占全球總數的10%左右。在廣袤的中華大地上,不僅保存有大量古老的生物類群,而且演化了眾多新的物種,是全球原生生態系統保留最完好、自然垂直帶最完整以及全球溫帶生態系統最具代表性的地區。這里既是全球生物多樣性寶庫,又是全球生態安全的重要屏障。


(圖3 繡球藤)

      中國的鄉土地被植物資源異常豐富,品種多達數千種。鄉土地被植物的熱帶、亞熱帶性質非常明顯,特別突出的是中國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溫帶成分。矮生灌木類地被植物,如杜鵑花、火棘、金露梅、金絲梅、毛葉薔薇、平枝栒子、梔子花、皺葉醉魚草、大葉醉魚草、枸杞、臭牡丹、棣棠花等;草本類地被植物,如長葶鳶尾、倒提壺、微孔草、康定點地梅、狼毒、柳蘭、馬蹄黃、三葉草、毛葉藜蘆、麥冬、玉簪、萱草等;矮生竹類地被植物,如爬竹、鳳尾竹、鵝毛竹、闊葉箬竹、貴州懸竹等;藤本及攀援地被植物,如中華繡線梅、繡球藤、常春藤、粉紅溲疏、爬山虎、金銀花、扶芳藤等;蕨類地被植物,如鳳尾蕨、水龍骨等;水生耐濕地被植物,如千屈菜、慈姑、菖蒲等;耐鹽堿地被植物,如川甘亞菊、蔓荊、珊瑚菜和牛蒡等都是中國極具觀賞價值的鄉土地被植物。


(圖4 紫丁杜鵑)

歐美對中國的地被植物資源的利用遠遠地走在我們的前面
       中國豐富的鄉土地被植物資源,在距今200多年以前,它就吸引著世界的目光。
       就現在我們收集的資料來看,最初進入中國以生物資源考察、研究、采集的歐洲人主要以傳教士為主,比如發現大熊貓和珙桐的阿爾芒•戴維(中文名:譚微道),他開啟了歐洲人對中國西南地區豐富生物資源的興趣。他是一位非常熱愛科學的傳教士,在他的眼里,越了解自然才能越接近上帝。來華期間,他采集了大量的動植物標本,并將分布于北京、承德、四川、福建等地的多種繡線菊、錦雞兒、黃刺玫、鳶尾、杜鵑、報春、貓兒刺、大葉鐵線蓮、柳葉栒子等地被植物引入歐洲栽培。


(圖5 皺葉醉魚草)

       于是,從19世紀中葉到20世紀50年代這一百多年來,歐美先行者們紛紛涌向中國,各自從專業的角度展開了針對橫斷山域地區的民俗學、建筑學、生物學等各方面的調查研究,留下了大量的寶貴的文字和圖片記錄,他們費盡心思,歷經波折,不遠萬里地將中國大量的高山野生花卉和豐富的地被植物引種回歐美。他們對中國植物的興趣、研究的深度和廣度都超乎人們的想象,他們在開發利用中國的植物資源方面已經遠遠地走到我們的前面了。


(圖6 臭牡丹)

       英國植物采集家羅伯特•福瓊為英國皇家園藝協會運回了190種觀賞植物;威爾遜四次深入中國內地收集植物,直接或間接從中國引進1000多種植物到西方栽培;福雷斯特前后共采集約3萬多份干制標本,并發現309種杜鵑,其中又有250多種杜鵑花新種;法國傳教士賴神甫送回法國的植物標本多達4000余種、共計20余號萬;奧地利的韓馬迪帶回的植物標本達13000多號……他們宛如發現了一個植物新大陸,最后得出一個結論:中國不僅僅是中央花園,更是世界園林之母、世界的花卉王國。


(圖7 狼毒)

       這些植物獵人將無數讓人欣喜萬分的中國珍稀花卉和適應性強、觀賞價值極高的地被植物帶回國內,在歐美引起轟動。一方面這些新物種的發現和引種無疑促進了世界生物學的發展,另一方面在他們引種的植物中大部分都是異常美麗的觀賞花卉和適應歐美地區生長的地被植物,甚至也可以說是他們把中國的名花傳播到了世界各地,這直接促進了世界各國園林藝術的發展,從而美化了人們的生活環境,促進了整個歐美地區環境的改善。


(圖8 康定點地梅)


(圖9 平枝栒子)

用豐富的地被植物來美化我們的祖國
       中國是一個有著五千年悠久歷史、文化燦爛的國家,但是一直沒有成為一個具有世界級影響力的大國,而僅僅是一個有著區域影響力的國家。漢語沒有成為世界流行語言,我們的琵琶、古箏也沒有像吉他和小提琴那樣成為世界流行的樂器(雖然它們都同樣曾經是一種區域性的樂器)。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中國對世界最大的影響究竟是什么呢?最終,我結合在祖國各地和世界各地的考察得出結論,認為中國對世界最大的影響,就是這些源自于中國、在世界各地大放異彩的迷人的鄉土野生植物。也就是說,正是這些源于遙遠中國的美麗,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麗,改變和影響了世界現代文明的進程,這或許也是中國對世界最大的影響之一。


(圖10  英國博德內特花園Bodnant Garden引種的中國野生地被植物)


(圖11  英國博德內特花園Bodnant Garden引種的中國野生地被植物)

       或許我們很難想象,全球銷量最大的鮮切花中的菊花、玫瑰、百合等很多品種都源于我國,那些裝點著諸如英國愛丁堡植物園、邱園、法國凡爾賽宮、奧地利美景宮、美國華盛頓國家樹木園、長木花園、加拿大寶翠花園、德國波茨坦無憂宮、俄羅斯葉卡琳娜皇宮等世界著名園林的高山杜鵑、山茶、木蘭、百合花以及數不勝數的地被植物多引種自中國……這些深藏在中國各地的美麗花卉和豐富的地被植物跨越重洋,綻放在異國他鄉。人對美的感受是很本能、也是很普遍的,這種感受不需要“翻譯”,即便地域、民族、文化不同,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遺憾的是,當這些源自中國的美麗,在世界各地打動著當地人,美化著他們的生活時,我們中國人自身對它們的了解和關注卻不夠。我國著名的花卉專家陳俊愉院士曾經在一次演講中說道:“我們中國是世界園林之母、世界花卉王國,不是我們自己給自己戴的桂冠,而是得到了世界的認同,但現在中國這個世界園林的“媽媽”老了,“子孫”倒是在世界大放異彩。”


(圖12  英國薩維爾花園Savill Garden引種的中國野生地被植物)



(圖13  加拿大布查特花園Butchart Gardens引種的中國野生地被植物)

       這一點真的讓人想起來就覺得很遺憾。我們生活在擁有如此眾多美麗資源的土地上,卻很少真正懂得去欣賞和利用這些資源。所以,只有更多的人了解、關注并合理有效地創新利用這些“美麗”,才能增強我們自身的民族自豪感,提高人們的審美和文化素養,從而促進中國在世界競爭中的軟實力的提升。
       我希望“用豐富的地被植物來美化我們的祖國”不僅僅是一句空話,而它更應成為我們園林工作的新方向。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