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貴州荔波世界自然遺產地保護面臨困境

貴州荔波世界自然遺產地保護面臨困境

編輯:周小林



       2007年6月,貴州荔波和云南石林、重慶武隆捆綁成功申報"中國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成為我國第6個世界自然遺產地。為確保申遺成功,吃"財政飯"的荔波縣政府因此背負了2億多元高額債務,收支的突出矛盾,使遺產地保護面臨困境。

       十余年申遺路 保護路艱難
      2007年6月27日,在新西蘭召開的第31屆世界遺產大會表決通過了"中國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項目,荔波、石林、武隆成為中國第34處世界遺產,第6處世界自然遺產。荔波遺產地主要包括茂蘭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和荔波樟江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中的大、小七孔景區,面積73016公頃,占中國南方喀斯特世界自然遺產總面積的50%。
       "12年的艱辛申遺路,成功來之不易,我們應該保護好這片難得的資源。但當地村民需要生存,地方經濟需要發展,旅游的不斷升溫,遺產地保護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荔波縣遺產管理辦公室主任陸興華說。
       陸興華說,荔波遺產地涉及9個鄉鎮,7個少數民族,人口約2.58萬人,其中核心區9330人,這些村民經濟來源少,生活貧困,主要靠傳統種養業維持生活。長期以來,一些村民靠砍伐木材維持日常能源需求,為了生存,有的不得不鋌而走險盜砍林木。
       荔波縣林業局森林警察大隊大隊長楊志軍說,當地村民毀林開墾、毀林造田現象十分嚴重,亂占林地現象普遍。部分鄉鎮打著發展地方經濟的幌子,擅自砍伐林木,造成這些地區林業管理秩序混亂。由于人力、物力和財力極其薄弱,遺產地內森林面積210多萬畝,全是林農的承包林地,打擊力度遠遠不足,沒有有效辦法遏制這些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
       陸興華說,當地經濟發展壓力對遺產地保護是一個挑戰。全縣已開發的礦區分布在8個鄉鎮的礦渣廢棄物已達172萬噸,不妥善處理會造成對生態的破壞;樟江上游的三都縣周覃鎮和九阡鎮的礦山開發中礦井廢水和工礦采場廢水直接進入地表或地下水體,造成土壤和水體污染,且這兩個鎮的水土流失嚴重,是樟江河懸浮物的主要來源;目前正在建設的獨山麻尾鎮的工業園區,排放的污水對大、小七孔的生態系統也會造成一定影響;同時基礎設施和旅游服務設施的不完善,游客的吃、住、行、游對遺產地的保護也是一個威脅。

       政府背負債務申遺
         "從項目報出、環境整治、考察評估、補充資料、投票表決,是荔波申遺的5個戰役。特別是環境整治,縣政府自身財政受到影響不說,還要負債投入,付出了巨大代價。沉重的債務遠非縣財力所能承受。"荔波縣縣長陳稠彪說。
       荔波縣投入大量資金對縣城及保護區進行綜合整治和改造:在保護區內退耕還林、還草、還原生態,遷移保護區內居民;撤除保護區內4個梯級發電站,關閉9個高耗能、高污染企業。
       據統計,2006年以來,荔波縣直接投入世界自然遺產地申報及整治經費5.47億元,關閉或撤除煤礦、冶煉和電力等企業年減少稅費收入1500萬元。
       陳稠彪介紹說,一系列的綜合整治,不僅減少了財政收入,還讓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債務。當初為了解決遺產地申報及整治所需經費,除省、州、縣財政投入、部分施工企業墊付資金外,荔波縣政府還通過銀行舉借籌集。到2008年底,銀行貸款1.7億元。另外尚欠施工單位工程款8000多萬元。此外還有向省財政廳借地方國債轉貸資金及銀行貸款650萬,用于環景區公路建設。

       貧弱財力難撐"遺產地保護"傘
       圍繞改善遺產地保護和管理設施、推進遺產地的科學研究和教育、健全遺產地監測和評估系統、加強遺產地管理隊伍建設、實現遺產地有效保護前提下的合理利用的目標,荔波縣及貴州省有關部門制定了《荔波世界自然遺產地保護總體規劃》,擬從環境質量、生物種類、宣傳教育、社區發展、基礎設施、信息系統和旅游設施等多方面入手,對遺產地開展全面綜合保護工作。
       陸興華說,根據這一規劃,未來10年內荔波還需投入6.3億多元用于遺產地保護,其中近期(2010年前)投資2.26億,這些投資主要以政府投入為主。
       荔波縣財政局預算股股長何鳳均說:"荔波縣每年至少需要籌集遺產地保護專項經費4000萬元。其中償還本金及銀行利息3300萬元,安排遺產地管理機構、關閉企業職工養老、醫療保險、移民生活補貼、退耕還林補償和公共設施維護等經常性保護經費700萬元。"
       而荔波是典型的"吃飯財政"。何鳳均以2009年為例給記者算賬道:財政一般預算可用財力2.86億元,其中上級補助1.48億元,上次結余4166萬元,當年一般預算安排支出2.86億元。
         "縣財政每年除保證必須的人員工資、機構運轉和項目配套外,沒有財力安排遺產地保護、償還債務、基本建設等其他經費。"何鳳均說,隨著規范公務員津貼補貼和事業單位績效工資制改革的不斷深入,縣財政今后幾年還需增加人員工資性支出約3000萬元,收支矛盾將逐年加劇。
       陸興華說,目前國家還沒有設立世界遺產地保護專項資金,遺產地目前的宣傳教育、管理人員培訓等費用都是國外一些機構捐贈的,沒有可持續保障。省財政從2009年到2015年每年預算安排1000萬元設立了省級"世界自然遺產地(荔波)保護專項資金",但與實際需求相差較大。

       世界遺產地的保護之困
       世界遺產地,是人類共同的財富。然而,遺產地的保護與開發,發展與保護是一對矛盾。荔波作為世界自然遺產地的新成員兩年有余,同樣也繞不開這些問題。資源要保護,千百年來"靠山吃山"的當地群眾拿什么來填飽肚子,增收致富?巨額申遺債務誰償還?
       因為住在遺產地內,當地群眾就必須要轉變觀念,改變生活方式,與管理部門一起,成為這片人類精神財富的守護者。今年4月,荔波縣為嚴厲打擊違法捕殺野生動物行為,成立以縣委書記為組長的工作領導小組專抓此事。用荔波縣委書記閔路明的話來說,"這對當地老百姓來說,是一場革命。"因為,當地瑤族人過去主要以刀耕火種、獵獸捕鳥為生,解決溫飽后,捕鳥成了瑤族男人們的生活樂趣,家里農活全部丟給女人不聞不問,一天到晚就只知捕鳥。長年的捕鳥生涯也造就了他們捕鳥的本領。而今,沿襲千百年的習慣成了違法行為。可想而知,政府抓這項工作的艱巨。
       過度的商業開發嚴重干擾和沖擊保護工作,已成為我國境內的世界遺產地所面臨的共同問題。這當中,有地方政府急功近利的因素,也有他們說不出的苦衷。許多在一些偏遠的經濟欠發達地區,國家投入較少,有的世界遺產地極度缺錢。如荔波,"吃飯財政"債務還不起不說,更難支撐遺產地保護的各項投入。從國家到省各級建立資金保障機制,或許能從制度上保證遺產地所在政府的開發沖動。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