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甘孜州的松茸:日本不收,賣給誰?

甘孜州的松茸:日本不收,賣給誰?

編輯:周小林 攝影:友多山野考察隊

       今年甘孜松茸迎來生長大年,曾經“天價”的松茸,價格卻跌到歷史最低點,每公斤收購價僅18元左右。
  2009年8月25日傍晚,康定鄉沙德街頭臨時菌類市場,松茸販子旺堆、鄧珠把剛剛收到的上百公斤松茸抬上了車。當天,近10撥松茸販子滿載而歸,收購價低至每公斤20元。這與鼎盛時期等級松茸收購價每公斤800-1000元形成強烈反差。
  “菌王之首”為何身價暴跌?松茸產業發展何去何從?記者連日走訪甘孜州政府和相關企業,探尋甘孜松茸出路。



  康定市場零售價跌至每公斤18元
  年均產量2000噸左右,占全國總量60%以上,占全省80%以上,甘孜州可謂名符其實的松茸主產區,上世紀90年代至今,全州超過15萬農牧民靠采摘出售松茸實現大幅增收。然而今年,甘孜松茸卻陷入了增產不增收的怪圈。
  在被譽為“松茸之鄉”的鄉城縣,定波鄉農民旺堆一家說起松茸直搖頭:“垮慘了!”過去,每年8月1日開山那天,旺堆一家采到的松茸要三四匹馬才馱得下來,一天就能掙上萬元。到8月底松茸采摘接近尾聲時,最多的人家能掙六七萬。誰知今年松茸收購價一下子垮到了1公斤6—10元,都8月下旬了,村里最多的一家才掙了兩三千元。
  松茸販子也很受傷。在康定步行街外拉著車子叫賣的澤仁鄧珠告訴記者,7月26日時康定市場上松茸每公斤還要賣34元,等他以每公斤16的價格從雅江收購500公斤回來時,兩周之內,康定市場上的松茸零售價已經跌到每公斤18元,能保本已經不錯了。



  日本人吃不起了,中國人吃?  
  過去價高的松茸為啥不管錢了?“聽說是日本人不收了。”鄉城縣定波鄉黨委副書記白雪峰也不是很清楚原因,眼下他正忙于引導農牧民把增收重心轉向打工和種植其他經濟作物。
  鄉城縣雪松天然綠色食品開發公司總經理陳靜告訴記者,今年日本民眾對鹽漬松茸的消費能力驟降,導致訂單急劇減少;日本還將過去“提前一年下單”改為了“提前兩周下訂單”,企業倉促之間很難組織貨源。截至目前,公司松茸出口額只有53萬美元,大大低于前年的130萬美元。
  金融危機下日本取消大量訂單并大幅提高進口標準,使得甘孜松茸出口嚴重受阻。以松茸為主的出口野生食用菌企業,訂單較去年減少一半以上,即使有訂單,也因價格太低而挫傷出口積極性。過去,企業因過于依靠國際市場而忽略了對國內市場的培育和開發。如今出口受阻后想轉向國內市場,卻發現銷售渠道不暢。
  記者從甘孜州商務局獲悉,目前州內松茸經營企業普遍存在設施設備差、深加工能力弱等問題,而松茸貴在新鮮,保質期只有兩天左右。在賣不出去又加工不完的情況下,只能“賤賣”。
  對國內市場的大力開拓,則有望將成為松茸身價的“穩壓器”。據悉,甘孜將加大松茸旅游系列產品的開發力度,并適時舉辦“康巴松茸節”,讓更多國人接受松茸、經銷松茸、消費松茸,促進產區農牧民致富增收。但一直以來高昂的價格,使國人很難消費得起。



  單純依賴出口的模式很脆弱
  松茸身價的暴跌,為甘孜敲響了警鐘——長期以來形成的以初級加工為主、單純依賴出口的松茸產銷模式必須改變。為有效開拓國內外市場,促進產銷對接,甘孜州商務局近日專門就松茸產銷工作專門制定了意見和建議。
  增強甘孜松茸市場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的關鍵,是培育扶持加工企業和品牌。記者獲悉,甘孜將對規模以上松茸加工企業加大培育力度,扶持其通過相關認證,確保松茸產品出口達標。積極支持企業走出去參加國際國內食品博覽會,爭取更多訂單。還將積極申報“鄉城松茸”原產地地理標志,希望依托這一品牌整合資源,做大做強甘孜松茸產業。
  對國內市場的大力開拓,則有望將成為松茸身價的“穩壓器”。據悉,甘孜將加大松茸旅游系列產品的開發力度,并適時舉辦“康巴松茸節”,讓更多國人接受松茸、經銷松茸、消費松茸,促進產區農牧民致富增收。

TOP



     【新聞鏈接】
  松茸,學名松口磨,是生長于海拔2400米 以上一種名貴野生食用菌,是世界上唯一不能人工培育的蘑菇,被譽為菌王之首。松茸資源非常稀缺,在我國僅四川、云南、黑龍江、吉林等不超過20個小范圍區域內分布,甘孜州松茸產區主要分布于康定、九龍、雅江、理塘、稻城、鄉城、得榮、巴塘等12縣,量大質優。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