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大理欲征收古城維護費引發爭議

大理欲征收古城維護費引發爭議

編輯:周小林 攝影:友多山野考察隊



       云南大理擬收取古城維護費———這一消息的傳出可以說是“小心翼翼”,但還是引來了一片質疑聲。
       據記者了解,大理要收古城維護費顯然是醞釀已久。與大理相鄰的麗江,8年的時間征收了7.5億元古城維護費。古城維護費由此被各方看作是一塊“大蛋糕”。2007年,大理州向云南省政府遞交了古城維護費的申報,但此消息一直沒公開;即便到今年5月15日,云南省發改委發文批復同意大理收取古城維護費的時候,社會對此還是一無所知;直到8月24日,此消息才在社會傳開……
       連日來,云南大理古城擬對游客征收每人次30元的古城維護費的消息,幾乎被一邊倒地質疑為“竭澤而漁”、“宰客自肥”。8月27日,當地相關管理部門通過當地媒體作出回應:古城維護費將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具體征收方案將在征求社會各界意見后,擇機推出。
       在云南省發改委和財政廳聯合下發的通知上記者看到,大理古城維護費的收費方式為———由大理市古城保護管理局收取,實行定額和定率兩種收費辦法,按以下收費標準向在古城重點保護區范圍內從事生產經營、旅游活動的單位和個人收取。旅行社行業,根據其接待進入古城的游客人數,按每人次30元收取;旅行社以外的其他行業,按營業收入的1%收取。收費從公示3個月后開始實施。
       收取古城維護費,并非大理“首創”。早在8年前,與大理相鄰的麗江就開始收取古城維護費。據記者了解,麗江古城維護費是向到麗江市古城區、玉龍納西族自治縣境內旅游及從事其他活動的人員收取,人均40元,后漲到80元,專項用于世界文化遺產麗江古城保護的費用。麗江古城維護費針對到達麗江的每一個外地人,無論你是來旅游或是從事其他活動。就在前不久,麗江欲將麗江古城圍起來收費的消息,也曾引來幾乎是一邊倒的指責。
       客觀地說,與麗江古城維護費對外來人口無條件的收繳相比,大理的收費制度更顯溫和,古城維護費的收取范圍、金額也比麗江小得多。但即便如此,消息傳出,各種質疑聲還是紛至沓來。

  古城維護費將成“云南特色”?
       云南大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把古城維護費稱為“云南特色”。他說,以前,“古城維護費”這樣一個新名詞是麗江所創,全國沒有第二個地方收這樣一筆費用,所以說是麗江特色;而現在大理也開始要收取古城維護費,如此下去,云南的其他古鎮、古城、風景區,也可能會仿而效之,以“維護費”的名義將手伸向游客的口袋。從長遠來說,這對當地旅游是一種很大的傷害。
       他認為,游客千里迢迢來到一個地方玩,必然通過吃、住、購物等各種消費,給地方財政作貢獻,因此,不應該再弄出一個古城維護費來。而保護古城所需的資金,可以通過門票、財政撥款、經營戶稅收等方式籌集。實在不行,還可以以物業管理費等方式進行收取。來玩的游客心情好了,消費多了,商家生意也好了,稅收也多了,這樣才夠得上“和諧”。
       云南律師馬撈定認為,從保護古城的角度來考量,開發適度才是最好的保護。但是,從現實的情況看,大理古城、麗江古城都顯得開發過度,尤其是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麗江古城,過度商業化之后更是飽受詬病。麗江古城維護費收了8年多了,從基礎設施看確實是比以前好了很多,但是,我們保護的是古城,而現在能看到的,卻是酒吧街整夜喧鬧的低俗流行音樂,是古城里無數賣偽劣旅游產品的商店,是古城周邊拆了老房子新建起來的建筑。在這里,除了當地組織的每天在四方街上打跳的納西族老人之外,幾條主要街道上多是外地老板開的客棧或是酒吧。他反問,收了古城維護費,我們的古城真的保護好了嗎?
       馬撈定說,麗江有句宣傳詞:麗江古城不僅是麗江的,還是世界的。無論是麗江古城還是大理古城,都不是當地或個人的私有財產。“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那是法制不健全時代的產物。而收取古城維護費,就頗有“此城是我修,此山是我管,要想在此玩,留下維護費”的意味。
       馬撈定認為,維護古城是需要錢,但這些錢從哪里來、是不是非得外來人買單、需不需要經過大范圍聽取意見等民意程序、有多少費用真正花在古城的保護上、誰來實施有效的監督———這些都是需要經過多方論證,并且在法律許可的范圍之內進行操作的,而不是隨便審批一個文件就可以收取的。

  爭議大或因監管難收費不透明
       雖然相關部門一直強調古城維護費將會專項用于保護古城,但由于缺乏公開,公眾對巨額古城維護費的使用依然心存疑問。
       記者采訪了多位去麗江旅游并支付了古城維護費的游客,他們都表示,不知道這錢交了之后是怎么用的。
       記者通過多方途徑拿到了一份《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2007年資產、負債、損益情況審計結果》。
       審計顯示,2007年麗江古城維護費收入1.68億元,專戶利息收入9萬元。支出的情況是,撥付古城維護費成本(業務經費)2019萬元,撥付古城區景區利益分配資金2454萬元,撥付古城區體制下劃經費350萬元;其他支出3777萬元,歸還世行貸款資金1000萬元,提取還貸準備金6035萬元。其中,景區利益分配資金中的1083萬元納入預算,用于麗江市古城區管理古城的行政事業單位經費。
       審計還表明,當年有5500萬元未用于“古城保護建設”的相關項目:5000萬元本來安排用于世界文化遺產麗江古城的組成部分束河古鎮的基礎設施建設,卻被用于建設麗江機場;另外500萬元則被當地用于大麗鐵路的燈光工程建設項目。
       審計報告最后提出審計建議:“進一步規范古城維護費的使用范圍,建議古管公司嚴格按照市委市政府規定的‘取之于古城,用之于古城’的資金使用原則使用古城維護費。”
       馬撈定表示,從審計報告看,麗江的古城維護費所承擔的,已經不僅僅是“維護古城”的費用,而是還有其他很多用途,比如各級政府職能部門經費等。而且,古城維護費收取的成本太高,1.68億元里,收取成本就達2019萬元。
       他認為,當地有關部門每年都應該給公眾一個交代,把古城維護費的花法詳細公示出來,包括每一筆招待費,甚至添置一個路燈的錢。如果缺乏有效的監督,就難以避免部分資金被挪為他用。
       一位上海游客就向記者表示:“我們花數千元的機票來到麗江玩,難道還會心疼80元錢?我們只是想知道這80元是怎么用的。”
       云南民族大學一位教授則認為,無論麗江或者大理,在高呼古城維護缺乏經費的同時,還有意無意隱瞞了古城的管理機構在古城內還擁有房產以及其他很多可以帶來收入的公共資源。比如,麗江古城管理公司就擁有價值1.5億元的公房產權,這些公房每年都能帶來近千萬元的房租收益,還不包括管理機構在古城范圍內進行的酒店、房產、收費景點等開發行為所帶來的利潤,而這些利潤都應當用于維護古城。
       “如果有一天,旅游大省的各個景點都各自為戰,全收起‘維護費’來,只知道收錢的云南,魅力還能持續多久?”這位教授向記者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記者手記】
      也許,如同很多收費項目一樣,公眾的議論終究會過去,伸向游客口袋的大手也不會撤回,但不管結果怎樣,這些問題都值得所有相關的人深思:
      保護古城,難道僅有收取“古城維護費”一途?或者說,收取了“古城維護費”,就能保護古城?相關部門是殺雞取卵、竭澤而漁,還是銳意改革、大膽創新?坐擁旅游資源的地方應該把“游客”當成上帝,還是當成可以任意提款的“取款機”?“古城維護費”是地方的一種短視,還是對旅游資源保護的迫不得已?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