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撰文:單之薔 攝影:周小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說明:這篇稿子是一篇很特殊的稿子,它是我寫得最辛苦的一篇稿子,但是這篇稿子在最后我還是決定不在雜志上發表它,因為這篇稿子在植物學界認為沒有雨林地方,提出有一種特殊的雨林——冰川雨林。稿子完成后,請了幾位搞植物和植物地理的學者審讀,幾位學者不同意文中的觀點,并提出一些反對意見。尊重這些專家的意見,我撤下了這篇稿子,盡管這篇稿子已經排成了版,圖片等都找好了。這是一篇引起爭議的稿子,觀點可能偏頗,知識可能有誤,但是我認為文中提出的問題,或許有價值,至少對旅游有價值,因為那種森林的確不同尋常,應該給起個名字。我尊重搞植物的專家的意見,不在雜志上發表這篇文章。因為雜志發行量大,影響廣泛,恐怕謬誤流傳。現在我在我的博客上把它發出來。也許有朋友對此感興趣,可以繼續研究此問題,或者對本文進行批駁、爭論、肯定都無不可。

TOP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友多山野考察隊在海螺溝考察冰川雨林)

在四川甘孜州海螺溝的冷杉、云杉林中,我想到了加拿大溫哥華海岸山脈上的“溫帶雨林”。因為它們太像了。沿著川藏線繼續向西,到了西藏易貢、波密一帶我又看到了那種冷杉和云杉林,它們在高山植被垂直帶的頂部,再向山頂,就沒有森林了。它們又讓我想起了加拿大的“溫帶雨林”。也是因為它們太相像了。
一株株巨樹筆直地伸向天空,順著樹干抬頭望去,卻看不到天空,天空被樹冠遮擋的嚴嚴實實,只有一些光斑從縫隙中灑落下來。樹木一棵挨著一棵,只是靠樹枝的伸展,彼此才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林中陰暗涼爽,苔蘚覆地。
我回想起我在加拿大西海岸的溫哥華附近,一個名叫卡普蘭努的吊橋公園里看到的“溫帶雨林”。
這個公園以一座橫跨山谷的吊橋聞名,這吊橋當年是為了采伐這里的森林而修建的。據說這是世界上最高和最長的吊橋。但是我對吊橋興趣不大,我感興趣的是吊橋所在的山谷兩邊的森林。因為這種森林沿著海岸一直分布到北極圈美國的阿拉斯加,都被稱為“溫帶雨林”。
這種森林屬于暗針葉林,都是冷杉和云杉屬的。它之所以叫暗針葉林,是因為這種森林的郁閉度高,林中陰暗,很少有光透下來,而且這云杉和冷杉的樹冠的顏色也沉郁蒼翠,色澤暗綠,在山坡上如墨玉一般。同暗針葉林相對的是所謂的“明亮針葉林”,典型的是落葉松林,這種森林郁閉度低,林中開朗明亮。
并不是暗針葉林中的云杉、冷杉林就可以稱為“雨林”。只有在特殊的地帶,特殊的條件下云杉和冷杉林才能成為“雨林”。
加拿大溫哥華一帶的云杉、冷杉林之所以被稱為雨林,是因為這里豐沛的降雨量,這里之所以有豐沛的降雨,是因為太平洋暖流沿著海岸從這里流過,帶來了暖濕的氣團和適宜的溫度,還有面向太平洋的海岸山脈迎著水汽涌來的方向帶來了地形雨。這里的年均降雨量超過2000多毫米。豐沛的降雨和適宜的溫度使得這里的暗針葉林長得茂密異常,林中附生植物和苔蘚等眾多,完全給人一種熱帶雨林的感覺。
加拿大溫哥華一帶的“溫帶雨林”的主要樹種就是暗針葉林中的云杉和冷杉,四川海螺溝和西藏波密的云杉和冷杉,與溫哥華一帶冷杉、云杉是同樣的屬。甚至有科學家推測,加拿大和北美那里的云杉和冷杉可能是在從青藏高原這里遷徙過去的。
而且四川海螺溝和波密的云杉、冷杉林的茂密程度,完全不亞于加拿大的“溫帶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海螺溝冰川雨林里掛滿了松蘿的樹)

在四川的海螺溝,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就被這里的森林吸引了。給我深刻印象的是這里的云杉和冷杉樹的高大,到處能見到40—50米高的大樹,尤其是這些樹上掛滿了松蘿,一種長在樹上的苔蘚類植物,這些苔蘚掛在樹枝上,隨風飄拂,好像那些大樹的美髯,令人過目難忘。
當我又一次去海螺溝時,我們進入了冰川(這里的冰川已經深入到森林之中)附近的森林,沿著一條小路步行,目的就是要看看這里的森林。這里海拔大約3200多米。林中到處是濕漉漉的,好像剛下過雨一樣,其實這里總是這樣,云霧繚繞,即使不下雨,林中也是霧氣彌漫,濕度很大。在這個海拔高度上,形成了一個最大的降雨帶,也稱“云霧帶”。正是因為這里降水量大,(小高問一下成都山地所,或者我所的生態網絡中心,貢嘎山有一個定位站,知道那里的降水量),空氣濕度大,減弱了地表的水分蒸發和樹木葉片的蒸騰,保持了樹木有足夠的水分來進行光合作用。因此這里的樹木長得高大茂密。在我的身邊都是一株株參天大樹,主要的樹種是云杉和冷杉,它們長得筆直筆直的,大多高達幾十米。我看到一束陽光射進林中,照著一株云杉的枝椏橫斜處,一棵棵附生植物逆光挺立,像一排士兵。在另一棵大樹上,附生植物眾多,我們數了一下,竟有24種。我一直注意觀察林中的附生植物和苔蘚,因為這類植物標識著森林里的濕度,而且附生植物眾多,林中潮濕,往往是雨林的特征。我有一個夢想,就是我一直想在中國的非熱帶地區,找到非熱帶類型的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這是海螺溝當地百姓稱為水海子的湖泊)

前面出現了一處林中的湖泊。湖邊的云杉密實的一堵墻,湖中橫七豎八地躺倒著一株株大樹。望著眼前的情景,我托口而出:“這里真像熱帶雨林。”聽到我的話,海螺溝管理局的幾位先生,非常感興趣。他們非常希望他們管理的這個國家級的風景名勝區,出現“雨林”。現在我們看到的這個區域的森林,與其他地方的森林大不一樣,無論是給人的直觀感受,還是森林內的林木結構和繁茂程度,都因為這里降水量大,蒸發量小而呈現出別處很難見到的景象。海螺溝的人知道這里的森林獨特,有觀賞價值,因此管理部門專門修了林中的道路,讓人們欣賞這里的森林。但是這獨特的森林,并沒有自己的名稱,只是籠統地稱之為“原始森林”。天下原始森林多矣,但這樣的森林卻鮮見。
盡管海螺溝的管理者希望把他們的森林叫“雨林”,但中國植物學界卻不同意,回到北京,我向多位搞植物的專家請教。得到的答復都是,那里的森林不能叫雨林。雨林是專指分布在熱帶地區的一種特殊的森林。我想既然加拿大的那種森林都可以叫做溫帶雨林。我們像海螺溝那種地處亞熱帶高山上的森林是否也可以稱之為“亞熱帶雨林”呢?

TOP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在海螺溝冰川雨林中嬉戲玩耍的獼猴群)

我開始查找工具書。我想知道中國的工具書上是怎樣解釋“溫帶雨林”的。我先是查《辭海》,在《辭海》中查不到溫帶雨林這個詞條。我又找來中國植物界的最權威的著作《中國植被》。在這里也找不到關于溫帶雨林說法,同樣除了熱帶雨林外,這本權威的著作不認為中國還有其他類型的雨林。
關于雨林這本權威著作這樣說的:雨林是指分布在熱帶高溫多濕地區、由熱帶種類組成的高大茂密而終年常綠的森林植被。
顯然,這本中國植物界的權威經典,把雨林嚴格限制在熱帶的范圍內。
那么“雨林”到底是不是熱帶的專利?像四川海螺溝那樣的森林可不可以稱之為雨林?要說清這個問題,我們最好是考察一下,“熱帶雨林”這個概念的由來。
熱帶雨林,這顯然是西方人創造的概念。反映了西方人對自己不熟悉的事物的好奇,只有生活在溫帶地區,見慣了開朗稀疏的溫帶落葉闊葉林的西方人,才覺得亞馬孫那種鋪天蓋地的濃密的森林異常,而生活在熱帶雨林中的土著人只會覺得歐洲那種溫帶森林反常,是一種惡劣條件下的植被。遺憾的是現在是歐洲的文化占了統治地位,因此我們都受了歐洲的影響,把熱帶的雨林看作是異常的現象,其實就分布的范圍而言,熱帶雨林的面積廣大,并不比溫帶森林面積小多少,熱帶雨林與溫帶的落葉闊葉林一樣是一種正常的現象,而非異常。把熱帶雨林看作是一種奇異的景觀,從哥倫布登上美洲大陸就開始了。我們看看“熱帶雨林”的概念是怎樣一步步地樹立起來了。
在哥倫布的時代,顯然,還沒有“熱帶雨林”這個概念 。哥倫布在發現了新大陸的同時,也發現了熱帶雨林。哥倫布當年最先登上的西印度群島正是熱帶雨林的分布范圍。哥倫布做為一個西方人最先見到了熱帶雨林這種熱帶的植被景觀。1943年,哥倫布登上了西印度群島的埃士賓腦拉島(Espanola)。島上的熱帶的熱帶雨林顯然打動哥倫布的心,引起了他極大的興趣,他寫道:“一切都非常美麗,真是繽紛萬狀,引人入勝,參天的喬木,數以千計。據說這些樹并不落葉,而我們看到的也正是這樣,它們青蔥可愛有如西班牙的五月,按著它們的性質,有的正在開花,有的已經結實,或處在別的階段里。”
哥倫布的觀察很準確,他說出了熱帶雨林的一些特點:比如常綠不落葉,還有他說出了熱帶雨林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雨林中的樹木沒有明顯的建群種,就是沒有哪一個樹種占絕對優勢,不是那種所謂的白樺林,松樹林等,而是相鄰的樹種類繁雜,正像哥倫布說的:有的正在開花,有的已經結實……,這顯然是不同的樹。
與達爾文同時發現進化論的華萊士在東南亞熱帶雨林中考察時也注意到了雨林的樹種的繁雜性,他說到:“如果旅行家注意到一株特別的樹種,而再想多找幾株的話,常縱目四方而一無所得。在他四周,可以看到各種不同形式、體積及顏色的樹木,但很難找到重復出現的種類。在前進中,他以為看見了他要找的樹,但仔細一看又是別的。直到另一個機會才偶然地再碰上它。”
著名的德國地理學家洪堡去美洲赤道地區的熱帶雨林考察,他說起雨林來,用到了這樣的句子:“一個森林上面又有一個森林。”洪堡也說出了熱帶雨林的重要特征,就是雨林中樹木有多重結構。一般我們在溫帶地區看到的森林,層次簡單,往往就是三個層次:一是喬木層,一是灌木層,還有就是林下的草本植物,最多再有一個苔蘚層,但大多數林中是沒有這一層的。而熱帶雨林中僅喬木這一層就可再分出幾個層次來,這就是洪堡說的:一個森林上面又一個森林。
從上面的描述可以看出這樣幾點:一是熱帶雨林是一種讓來自溫帶的歐洲人驚訝的新奇景觀,對這些歐洲人來說,熱帶雨林是不同尋常的,是他們所沒見過的。再就是他們描繪了熱帶雨林給人的直觀印象。這些描繪道出了熱帶雨林的一些特征,比如,樹木種類繁多,森林的外觀結構,能分出好多層次來。

TOP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冰川與森林共存的現象在世界范圍內都是罕見的)

第一次在科學文獻上提出“熱帶雨林”概念的是著名的植物學家辛伯爾(Schimper)。他在其植物地理學一書中對熱帶雨林是這樣定義的:常綠喜濕,高逾30米的喬木,富有厚莖的藤本、木質及草質的附生植物。
單從這定義看,辛伯爾并沒有從緯度位置來定義雨林,而是從森林中植物種類和形態來描述雨林。
真正對雨林進行了全面系統地論述,且影響巨大的,是英國的植物學家理查斯(P.W.Richaids),他在一本厚達500多頁的專著《熱帶雨林》中,詳細倍至地論述了雨林。
然而無論是誰,說雨林,只能是描述性。因為雨林與別的森林的區別,只能通過描述來解決。
理查斯描述了雨林的種類眾多,無優勢種和雨林外觀結構的多層次性等,這些那些旅行家也都說過了。做為科學家他還描述和分析了雨林中的板根、莖花、絞殺、附生等現象及其產生這些現象的原因。
但是這些現象似乎又不是雨林必有的現象,而只是熱帶平地雨林所具有的現象。比如當他描述熱帶的山地雨林時,我們就看到這些現象中的許多現象在熱帶山地雨林中就消失了,比如,樹木的高度降下來了,種類繁多變成了某種第一優勢樹種組成的森林,老莖開花的現象也不見了,板根也沒有了。然而理查斯仍舊把那種森林叫雨林,只不過把熱帶和雨林之間,加上“山地”二字而已。
從這本關于熱帶雨林的權威性著作中,我欣喜的看到了理查斯先生是承認在亞熱帶和溫帶地區存在著雨林的。比如他說“雨林這一名詞在這本書里不僅用之于潮濕熱帶平地的植物群系,同時亦用于熱帶山岳低海拔及中等海拔的不大郁閉的常綠森林、海洋性亞熱帶氣候的常綠森林,這些森林見于中國西南部、智利南部、南非洲、新西蘭及澳洲東部的非熱帶地區。這些群落類型,將分別地稱之為山地雨林及亞熱帶雨林。”
通過理查斯的權威著作《熱帶雨林》,我們可以發現,那些被人們津津樂道的屬于熱帶雨林的所謂雨林的特征,如樹木種類繁雜、板根、莖花、絞殺等現象,并不是雨林所必備特征,雨林的本質并不是這些。那么雨林的本質是什么呢?
通過考察“熱帶雨林”概念的建構過程,我們可以抽象出熱帶雨林的本質,熱帶雨林的本質不是那些花俏讓人眼花繚亂的現象,而是簡單的最普通的東西,那就是雨林,是林中水分充足,濕度大,
植物繁茂,生物生產量巨大的一種森林類型。其實按我的理解,所謂雨林只需滿足兩個條件:一是林中水分充足,二是生物量巨大。
因此按照這樣的理解,我覺得像四川海螺溝的那種云杉和冷杉林有資格稱為“雨林”,可以把它的環境加上,稱之為“亞熱帶雨林”。
把海螺溝的分布在海拔3000多米以上高山上的云杉和冷杉林,稱之為“亞熱帶雨林”,固然比僅僅將其視為原始森林好。但是還沒有道出其特征,因為這種雨林,與它們所處的位置的緯度關系不大,即與亞熱帶關系不大,而與其海拔高度密切相關。是海拔高度,為其帶來了充分的降水量,也是海拔高度使其溫度降低,從而使水分的蒸發減少,空氣中的濕度增大。
因為這種森林分布在高海拔的高山和極高山的某個地帶,使我們注意到這樣一種現象:就是這種森林往往與冰川共存。比如海螺溝的森林就是分布在冰川的周邊。從貢嘎山主峰流淌下來的海螺溝冰川由于流動速度快,冰川積累區的降水豐富,冰川補給量大,因此冰川的末端——冰舌遠遠地超過了雪線(冰川的補給和消融相抵、平衡了的地方),向雪線下方的森林中流去,直至流動的速度與融化的速度相等,才停在那里。海螺溝冰川深入到森林中長達6公里,冰舌的末端已經到了海拔2850米的地方,已經遠離雪線垂直距離達1850米(貢嘎山雪線高度海拔4700米)。
據對這里的進行綜合考察的專家說,這里還有一種有意思的現象:就是冰川附近的森林長的格外茂密。
與我們同行的冰川專家張文敬研究,冰川與森林同在是318國道的一種景觀。而冰川附近的森林之所以生長茂盛,是因為冰川周圍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小氣候區域,這個區域往往是云霧帶和最大的降雨帶,這可能與冰雪的對周圍的大氣的降溫作用有關。或者是這里的氣流遇冷冷凝致雨,或者氣流對流強烈,冷熱交換頻繁,形成多霧地帶。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有現代冰川的地區,在地質史距今最近的第四紀古冰川發育往往比現在范圍要大的多。因此在現代冰川的周邊,古冰川留下了眾多的松散的冰磧沉積物,這些沉積物質含有大量的礦物質和植物生長所需的營養物質,這些都為森林生長提供了有利的條件。看來冰川周圍的森林生長的格外繁茂,是有充分的科學根據的。冰川與森林共存,不是偶然的。這里有著必然的聯系。
當然我們這里所說的是海洋性的冰川,這種冰川流動速度快,冰溫高,冰川所在的區域,降水量大,因此冰川積累區的補給量大。這些性質與大陸性冰川正好相反。大陸性冰川所在的地區,由于降水量不夠,根本就不會有森林,因此就不會出現冰川與森林并存的局面了。這種流動速度快的海洋性冰川正好分布在318國道的部分地區。因此才會有像海螺溝那種冰川深入森林中的現象。

TOP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萬木森空、藤蘚交擁的海螺溝冰川雨林)

沿著318國道前行,我們發現還有更大的更豐富的類似像海螺溝這樣的冰川與森林共存的地區,這個地區就在波密、易貢地區,也就是雅魯藏布江的大拐彎地區。
這里不能不提“水汽通道”和“濕舌”這兩個概念,其實這兩個概念指的是一回事。都是指來自印度洋的濕潤氣團沿著南北向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這個“水汽通道”源源不斷地向北涌進。形成了一個“舌”狀的溫暖濕潤的地區。這是一個很獨特的地區,似乎是上帝特意要在這里制造一些奇跡。東西向的喜馬拉雅山脈到了這里忽然北翹,與向西南伸展的念青唐古拉山脈構成了一個向北凹進的喇叭狀的區域,這個喇叭型的構造加上世界第一大峽谷的配合,好像專門迎請來自印度洋的水汽云團深入似的。這是一個向著印度洋敞開,有著低海拔河谷和極高大山脈的地區。沿著河谷森林長得滿山漫谷,濃密的綠色一直向著有著雪山冰川的山峰推進,雪山上的冰川則順著河谷向下延伸。到處可見冰舌伸進森林的景觀。在海螺溝冰川與森林同在還算是一種稀有景觀,但在這一帶,這已屬常見。比如這里的阿扎冰川、米堆冰川末端都進入了海拔2500米處。比海螺溝冰川還低。進入森林的距離更長。
這里年平均降雨量超過1000多毫米。在濕舌的親吻下,森林長得格外茂密,到處都是綠色,森林里巨樹參天,葛藤纏繞、松蘿飄拂、苔蘚覆地。用徐霞客形容云南一處森林的話說就是:“萬木森空、藤蘚交擁。”而且我注意到:這里的最茂密的森林是海拔3000米以上的云杉和冷杉林。即我們在四川海螺溝見到的那種云杉和冷杉林,也就是暗針葉林。
我關心的是這里的云杉和冷杉林帶有沒有資格叫“雨林”即像海螺溝那樣的“亞熱帶雨林”,我立即尋找相關資料,我找到了當年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科學考察隊關于這地區的森林的考察報告。情況比我猜想的還要好。
譬如對波密林場海拔3000米處的一處云杉林的實測結果:樹木平均胸徑92厘米,平均高56.5米,每公頃蓄積量高達2140立方米。有的樹木胸徑超過2米,樹高近80米,單株樹木木材體積達40立方米。在波密崗鄉一塊云杉林標準地實地測量的生物量更為可觀,每公頃蓄積量達2300立方米。(引自《西藏森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海螺溝冰川周圍的森林生長的格外繁茂)

當然這是特殊的地段,但是在整個波密和察隅地區,暗針葉林平均每公頃的生物蓄積量可達300——400立方米。
據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科學考察隊的測算,在波密地區,山地暗針葉林每公頃能提供的生物量可以超過1200噸,這個數值為綿延在歐亞大陸北部的泰加林的生物量的三倍多。據統計赤道地區亞馬孫熱帶雨林地區的委內瑞拉熱帶雨林的每公頃的生物量是270噸,哥斯達黎加的熱帶雨林每公頃生物量是270噸,巴拿馬熱帶雨林每公頃是276——378噸,我國的西雙版納熱帶雨林的生物量是每公頃462噸,這些與西藏波密地區的暗針葉林比起來相差太多了。(小高,這一段要好好地查一下,問李文華老師和徐鳳翔,一定要搞準,我的數據來自網上,敲:熱帶雨林生物量,就可找到)。
通過比較,我們發現波密、易貢一帶的森林是中國乃至于世界上生物生長量和蓄積量最大的森林之一,與熱帶雨林相比毫不遜色。西藏最茂密的森林在這里,中國最茂密的森林也也應該在這里。這個地區面積大約有兩萬多平方公里。
這么茂密,生物產量和蓄積量這么大的森林,當之無愧的可以稱之為雨林。因為我們已經說過雨林:水分充足,生物量巨大這樣兩條標準。
這里的云杉和冷杉林的生物量巨大是沒有問題了,但是這里的水分是否充足呢?我查看了許多資料,都說這一帶降水量年平均在1000毫米以上。一千毫米以上,而且是這一帶的平均降水量,而我要的分布海拔3000米以上云杉和冷杉林中的降水量卻沒有數據,但是無疑那里的降水量要高于這個數據,因為在那樣的海拔高度無疑也是一個最大的降水量帶。
這里的暗針葉林通常分布在3000——4000米的亞高山地帶,最低的界限不低于2400米。一般亞高山暗針葉林,云杉在海拔3000米左右生物產量最高,冷杉在海拔3500米左右生物產量最高,向上遞減,在同一海拔高度內,谷地生產量最高,陰坡次之,陽坡最低。這顯然是因為陽坡蒸發量大所致。
這里的暗針葉林分布的上限最熱月的平均氣溫是12℃,這溫度與分布在歐亞大陸北部的泰加林的最熱月的溫度基本相同。這里的暗針葉林之所以有那么高的生物量。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林中的相對濕度都在60%以上。
那么這里的暗針葉林與冰川有關系么?當然。這里是一個極高山的世界。所謂極高山就是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這里的喜馬拉雅山脈和念青唐古拉山脈都是世界級的大山脈,雪山冰川在這里到處可見。尤其是念青唐古拉山脈是我國海洋性冰川的最大發育中心,這一帶是海洋性冰川的密集地帶。在這里每一條溝谷,你只要走進去,就會發現河流的源頭有冰川。這里的冰川末端普遍深入到了森林里,而冷杉和云杉林帶是最靠近冰雪圈的,因此這里的云杉和冷杉林中往往有冰川深入,或者在這個林帶的上面就是冰雪的世界。因此在這里冰川與森林共存,才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是這里的一種獨特的世界罕見的景觀現象。
在波密,我們去了一個叫崗鄉的地方考察我們的暗針葉林。回來的時候,我們還在一起討論森林、暗針葉林、云杉、冷杉和雨林這樣一些概念。說實在,我們對把這波密和海螺溝的暗針葉林稱之為“亞熱帶的雨林”還是沒有形成統一的意見。因為似乎波密和海螺溝一帶的森林畢竟還是一種局部性的森林,尤其是一種高山上的植被垂直帶的一部分,而“亞熱帶雨林”這個稱號有些太大了,似乎指更大范圍的森林植被更妥帖。

TOP

海螺溝:中國獨有的冰川雨林!

此主題相關圖片

(中國獨有的罕見的景觀——海螺溝冰川雨林)

正在這時,我們的冰川專家張文敬教授說出了一個詞組“冰川雨林”,聽到這個詞,我的眼前一亮,我立刻緊緊抓住這個詞不放。
我希望把我們沿著318國道一路看到的與冰川同在的暗針葉林,也就是把分布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和極高山上緊接著冰雪圈的冷杉和云杉林帶稱呼為:冰川雨林。
沒想到,我們考察隊的全體專家一致同意“冰川雨林”這個稱號。就這樣,冰川和雨林這樣兩個看來毫不相關的事物,在318國道上,在我們稱之為“中國人的景觀大道”上一下子就結合在一起了。從此景觀大道上又出現了一種中國人獨有的罕見的景觀——冰川雨林。
回到北京,我隨便翻越一本美國的中學理科教材,這是一本《從細菌到植物》的書,在這里我看到這樣一段文字:“在美國華盛頓州的奧林匹克山的西坡就有這樣一片森林。美洲土著人把這片森林叫做“洉”,意思是“快速流動的白水”,這是那兒的一條河流。這片森林的某些地區,降水量超過3000毫米。這就使這片森林成了雨林。但是這不同于熱帶雨林,洉雨林中最常見的樹木是槭樹、云杉、紅松和樅樹。”
原來他們是這樣認識雨林,雨林無非是降水量大的森林。他們并不吝嗇對森林賜予“雨林”的稱號。雨林也并不神秘。“雨林”這個稱呼無非是人們認識森林的一種手段,表達了人們對一種枝葉繁茂、樹木蔥郁、生長迅速、生物量大的森林的一種認識。“雨林”不是熱帶地區的專利,其他地區的森林也有資格獲得“雨林”的稱號。
由此,我對“冰川雨林”更加充滿信心,一條叫“洉”的河水都可以命名一片雨林,況我們的冰川乎。

TOP

剛從海螺溝回來

海螺溝的松蘿苔蘚的確很特別,非常贊同樓主的觀點

TOP

海螺溝的松蘿苔蘚

海螺溝的松蘿苔蘚

附件

UH1A7938_副本.jpg (157.1 KB)

2013-11-13 12:56

UH1A7938_副本.jpg

UH1A7902_副本.jpg (397.69 KB)

2013-11-13 12:56

UH1A7902_副本.jpg

UH1A7905_副本.jpg (199.75 KB)

2013-11-13 12:56

UH1A7905_副本.jpg

UH1A7939_副本.jpg (201.86 KB)

2013-11-13 12:56

UH1A7939_副本.jpg

UH1A7953_副本.jpg (327.34 KB)

2013-11-13 12:56

UH1A7953_副本.jpg

UH1A7958_副本.jpg (316.86 KB)

2013-11-13 12:56

UH1A7958_副本.jpg

TOP

根據 Wikipedia 上 Temperate Rainforest 的解釋 以及定義(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有不同的定義),將這片森林 溫帶雨林 也無傷大雅,當然大部分 “溫帶雨林” 的降雨量都達不到 熱帶雨林 的 2500mm - 4500mm 的標準,植物地理學家不愿意定義海螺溝森林為新的種類,實在是因為從森林分類的最主要標準來說,這片森林本身并不特殊,特殊的是它附近還有冰川,是否利于旅游開發和宣傳顯然不應該是定義森林的標準。

海螺溝真的需要這樣一個新頭銜嗎?

TOP

發新話題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网易